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 > 正文

好棒啊快一点好深好大_哦啊就是这里 用力

2019-09-03 05:50作者:admin

出租车行走在街道上,老赵坐在后座怔怔的看着车窗外不断转换的风景,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让老赵心中一震。

“嗯?”老赵有些疑惑的朝前面看去,正好车子停了下来,在街口等红灯。

在街口的小巷子里,有七八个人正在推推搡搡,其中一个身影像极了刘春春,这让老赵楞了一下,刘春春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是在打架?

“师傅,我就在这边下了。”老赵来不及多想,连忙下了车,朝那边摸索了过去。

来到小巷子口,他背靠在墙上,偷偷朝里面看去,果然是刘春春,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个女生,被一四五个年轻男子堵在了里面。

看着情形,好像不是在闹着玩,刘春春跟另外两个女生跟他们推推搡搡,但是三个女生怎么是几个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推进了巷子深处。

“你们干什么?!”刘春春皱着眉头,看着这几个人喊道:“你们再过来我们可要报警了!”

“哈哈哈,报警?”其中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子调笑着看了刘春春一眼,怪笑着说道:“那你倒是报啊,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啧啧!”

“就是,这路这么大,难道还不让我们过了不成?”听到那男子的话,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刘春春三人听到这话,面色难看,盯着眼前的几个人,气愤的说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想怎么样?”就在这时,巷子里又走出了一个人,他冷笑着说道:“你说我想怎么样?”

老赵原本还在疑惑,可看到这家伙后,立刻心中一惊,又是那个黄毛小子,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记打,还敢来找刘春春的麻烦。

巷子里走出来的男子,正是之前的黄发男子,这家伙现在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着刘春春狞笑道:“上次没办成的事,今天我要双倍奉还给你!”

“是你!”刘春春看到黄发男子后脸色立刻惶恐了起来,她指着黄发男子有些畏惧的说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哈,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黄发男子有些竭嘶底里,他狞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那几人的肩膀,说道:“兄弟们,谢了,这个归我,那几个归你们!”

“谢谢余哥!”听到黄发男子的话,那几人纷纷笑着点头。

看来这个家伙还有几分能量,老赵在旁边暗自嘀咕了一句,不过这家伙的能量也大不到哪去,否则也不至于找几个十七八岁的学生办事了。

“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老赵一边思索着如何救人,一边在周围寻找着能拿得出手的武器。

上次能揍那个黄发男子,完全是依仗了手中的棒球棒,这次没带武器,虽然黄发男子一瘸一拐的,但还有其他几个人,不太好对付。

“把她们给我带走!”这时候,小巷子里的黄发男子又开口了。

“啊!你别碰我!”刘春春尖叫着,但是却挣脱不了这几个人的魔掌。

“救命啊!”

“你们别碰我,救命!”

另外两个女生也在奋力挣扎,但是根本就不是这几个男生的对手,很快就被拖着走进了巷子深处。

这些小巷子很多都是死胡同,而且因为这些年小区楼房渐渐多起来,这里都没什么人居住了,所以刘春春她们即便叫的再大声,也很难有人听见。

见他们朝小巷子深处走去,老赵连忙跟了上去,他在半路看到了一根湿漉漉的木棍,也顾不得脏了,直接用手从污水中提了出来,握在手中朝前走去。

虽然这木棍有些腐朽了,散发着一股怪味,但是老赵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有总比没有强,即便是再腐朽的木棍也比自己赤手空拳来的强。

很快,老赵就跟随他们来到了尽头,这里果然是一个死胡同,深入小巷子后面的死胡同之后,就忍不住从体内发寒,这里阴森的让人可怕。

这条死胡同尽头长着一颗大梧桐树,或许是尽头没人住了的缘故,地面长满了杂草,深秋时节有些发黄了,但还在顽强的生长着。

老赵深吸了口气,躲在拐角处不敢露面,这里距离尽头处有些距离,要是直接冲上去估计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发现了。

如果是偷袭老赵还有几分自信,可要是正面对决,一打六他还没那么自信,毕竟一把年纪了,跟这些年轻人动手,还是没以前那么容易了。

“放开我,别碰我,混蛋走开啊!!!”就在这时,刘春春的尖叫声再次传了出来。

老赵内心深吸了口气,现在无论是报警还是给铁子打电话,都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先过去把刘春春她们三个人救出来。

想到这里,老赵握紧了手中的木棍,紧咬着牙心一横,特么的老子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被揍一顿,到时候给铁子打个电话,迟早能打回来!

既然决定了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老赵一跺脚,提着棍子就冲了进去。

这个时候,黄发男子正抱着刘春春上下其手的放肆着,刘春春想要挣扎,但在黄发男子的力气霞却无济于事,只能眼泪汪洋的从脸颊落下。

另外两个女生也好不到哪去,被那几个男生按在墙上各种羞辱,看到这一幕老赵哪里还忍得了,提着棍子一路小跑就冲了过来。

或许是那几人太入神的缘故,一直到老赵靠近都没人发现,老赵也不含糊,抡起棍子朝着最近的一个男子便抽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别看这棍子有些腐朽了,可打在人身上还是很疼的。

那男子惨叫一声,竟然直接倒在了一旁不动了,也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被吓过去了。

“干什么?!你们这群混蛋在干什么,反了你们了!”老赵一边呼喊着为自己壮胆,一边抡起棍子左右横扫,外加上偶尔来上一脚,竟然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放倒了三四个人。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首先是那黄发男子,立刻低喝道:“我看看是那个混蛋敢管老子的事情!我……”

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整个人就愣住了,随即便是面色一变,因为他认出了老赵,浑身一颤立刻低喝道:“你,你别过来!”

此时黄发男子带来的几个小年轻中,除了最里面的一人外,全都捂着头倒在了地上,那个人看到老赵这么勇猛,也被吓到了,一脸后退了好几步。

“呸,没想到老子的风采不减当年啊!”老赵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暗自嘀咕了一句。

就连老赵自己都没想到,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倒这四五个人,即便是年轻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做得到,他深吸了口气,全身的细胞仿佛都跳动了起来。

“你,你别过来,你想干什么?!”那起初还一脸嚣张的年轻人像是被吓到了一般,连连后退,靠在了墙上。

这个时候被按在墙上的两名女生哭着爬了起来,老赵连忙挥了挥手,说道:“别怕,快来我这边。”

“呜呜呜……”两名女生踉跄着跑了过去,躲在老赵的身后哭了起来。

老赵将两人护在身后,然后提着腐朽的木棍,指着那黄发男子说道:“放了她,滚过来道歉,我可以饶你一命!”

“你!”那黄发男子一开始是被老赵给吓到了,可现在他反应过来后,却是面露凶光,推了那小年轻一把,喝道:“给我上,一个老头你怕什么!”

“我,他……”那个年轻人还在老赵的威慑中,听到这话有些害怕的摇了摇头。

不过黄发男子显然不会就此罢休,他冷哼了一声,一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朝那年轻男子的头上摔了一巴掌,大喝道:“他就是个老头子,你怕什么!”

“他打了你兄弟,你就这样干看着?我真是没想到你这么怂,你就是个怂包!”说到最后,黄发男子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看到那男子还是踟蹰不敢上前,黄发男子面色渐渐黑了下来,他冷哼了一声,喊道:“妈的,你去挡他一下,我给牛哥打电话!”

c6a1c5s6.jpg

“牛哥?!”那男子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但随即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盯着老赵喝道:“啊!!!我跟你拼了!”

眼见那男子冲过来,老赵也是心中一惊,此刻来不及多想,直接一棍子抡了过去,那男子下意识的抬头格挡。

咔嚓!

只听到咔嚓一声,木屑飞溅,原本就有些腐朽的木棍竟然直接折断了,老赵面色一变,这木棍早不折晚不折,偏偏这个时候折断了。

而那男子也被这一棍子打蒙了,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到老赵手里的棍子折断成了两截后,顿时目露凶光,怒吼着再次朝老赵那边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黄发男子已经拿出手机拨通了黑牛的号码,老赵看到这里,顿感不妙,想要阻止黄发男子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得心中一横,想着先把这小子解决了,再给铁子打电话求救。

现在他一个人对付这俩人就已经够呛了,要是那所谓的黑牛带着人来了,他一个人还真不是对手,想到这里老赵将棍子扔在地上,抡拳朝前面挥舞了过去。

老赵虽然没练过系统的功夫,但是年轻时也没少打架斗殴,对于打架有些研究,此刻拳头挥出,直接就落在了冲过来的年轻人的脖颈上。

只听到砰的一声,那男子直接身体朝一侧倒去,一个踉跄差点撞在墙上面,他捂着脖子一脸痛苦的看着老赵,似乎没想到这个一把年纪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喂,牛哥,我是凌余,快来救我,我在雨桐路的胡同里!”黄发男子眼中露出怨毒之色,死死的盯着老赵,喊道:“牛哥快来,帮我把这个人剁了!”

“呜呜呜……赵叔你快走啊,快跑!”原本被吓哭了的刘春春听到这话,脸色立刻苍白起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咬在了黄发男子的手腕上。

“啊!!!你个臭婊子,我弄死你!”黄发男子惨叫起来,手机掉在了地上,他一把将刘春春扯开,手腕上鲜血淋漓,竟然被刘春春咬破了。

“春春!”看到刘春春被打了一巴掌,老赵心中一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手猛地一挥,将那男子甩了出去,随后一脚踹在了其后腰上。

噗通!

那男子应声倒地,被老赵这一脚踹得趴在了地上。

老赵这一脚仿佛是本能驱使着他踹出去的,等到踹完之后,他自己都愣住了,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样做,不过他没有多想,立刻朝着黄发男子那边冲了过去。

“敢打春春,我弄死你!”老赵一把将刘春春护在身后,然后一脚踢在了黄发男子受伤的左脚上面。

这一脚力道极大,再加上黄发男子的左脚本来就受了伤,现在被老赵这么一踢,立刻就惨叫了起来,整个人也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啊!你个臭老头,等牛哥来了一定会剁了你!”他一边惨叫着,一边死死的瞪着老赵,威胁道:“你,你敢动我,牛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这话,老赵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真要是等黑牛他们来了,他们再想走就难了,想到这里他也失去了揍这家伙的想法,直接一脚踢在黄发男子的胸口,低喝道:“别让我再看到你,再看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快走,我们离开这里!”随后,老赵拉着刘春春,又带着另外两个女生朝巷子外跑去。

黄发男子还在后面叫嚣,但是老赵却没有一点要回头的心思,他知道一旦回头就中了这家伙的计了,一旦拖得时间久了他的帮手就来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混蛋,臭老头你之前不是挺拽的吗?过来弄死我啊,你跑什么,有种你就过来弄死我!”黄发男子看着老赵的背影,忍不住破口大骂。

可是老赵根本不理会他,直接带着刘春春三人离开了小巷子,来到大马路上,老赵方才松了口气,伸手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带着三人回到了家里。

“走吧,先去家里待一会儿。”老赵摆了摆手,带着三人回了家。

现在三人都哭的跟个泪人一样,得先让她们的清晰平复下来,老赵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个女孩,叹了口气说道:“别哭了,没事了。”

但是三个女孩根本就止不住眼泪,她们毕竟还小,只是十七八岁的高中学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早就被吓破胆了,一时半会儿根本恢复不过来。

无奈之下老赵也只能坐在了沙发上,之前因为走得太急了没有注意,现在老赵再去仔细看时,才发现这三个女孩的模样都长得非常漂亮。

刘春春自然不用多说,绝对是校花级别的女孩,完美的继承了田芳的容貌跟身材,另外两个女孩虽然没有刘春春那么漂亮,但也是模样姣好,尤其是其中一个身材发育的非常成熟,那魔鬼级别的身材简直要把人的眼睛都吸进去。

而且此时她们一个个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脖颈间香汗淋漓,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冷静下来的老赵沸腾了,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感觉嗓子都烧了起来。

咕咚……

老赵咽了咽口水,看着三个嫩的出水的女孩,呼出了一口热气,心里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来,先把衣服穿好,这样像个什么样子!”为了避免尴尬,老赵连忙开口,伸手提着其中一个女孩的外套,往上提了提。

“谢谢您!”那女孩抹了把眼泪,呜咽着说道。

她这一抹不要紧,直接把老赵的手给打掉了,正好落在了那双傲人的高耸上,老赵脑子一抽,手不由自主的捏了一把。

这手感,好软,好有弹性!

老赵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浑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手还放在那柔软之上,而那女孩也意识到了不对,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起来。

老赵干咳了一声,连忙将手缩了回来,但是心里却有些不舍,那种手感简直太美妙了,人生能有几回闻。

“咳咳,那个你们叫什么名字啊?”为了避免尴尬,老赵只好岔开了话题。

这个时候刘春春也停止了哭泣,她抽泣着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看着我说道:“这个是李雪,这个是萧雅,她们两个都是我的同学。”

听到刘春春的介绍,老赵点了点头,眼神有些火热的看着两个人,笑着说道:“我姓赵,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一声赵叔。”

“赵叔,谢谢您!”之前那个被老赵摸了的女孩叫李雪,听到老赵的话后,红着脸甜甜的叫了声赵叔。

这声音简直太甜了,老赵感觉骨头都快酥了,这一声赵叔真是把他给高兴坏了,而这时候萧雅也甜甜的笑了笑,说道:“赵叔,谢谢您救了我们。”

看着两个女孩破涕为笑,老赵心情也好了起来,尤其是这两个女孩长得又漂亮,身材又好,说话又甜,老赵忽然觉得今天好像是因祸得福了。

能认识这两个女孩,真的是今天遇到了福星了啊!

“好了,没事就好,以后可得小心点。”老赵点了点头,不过今天所幸是自己看到了,要是自己没看到的话,刘春春她们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老赵又看了三个女孩一眼,开口说道:“你们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以后几个女孩子走路可得长点心,要不是我你们就危险了。”

“嗯,以后我们会小心的。”刘春春坐到了这边,抱着老赵的胳膊甜甜的说道。

“唉……不过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老赵无奈的叹了口气,从今天的事情就能看出来,那个黄发小子不会轻易罢休的,上次都那样警告他了,才隔了一天他就又来找刘春春的麻烦,看来得想办法惩治他一下才行。

“没事,我们以后不去那些偏僻的地方就是,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还敢在大街上对我们动手动脚不成!”这时候,一直红着脸的李雪抬起了头,撅着小嘴说道。

“就是,我就不信他还能跑到学校里动手!”听到李雪的话,萧雅也跟着点头附和道。

老赵无奈的看了三人一眼,毕竟是年龄还小,这么单纯,像黄毛小子那种人,既然敢在小胡同里对她们动手动脚,其他事也未必就干不出来。

真要是到时候动了手,再想后悔就晚了,不过老赵也没有明说,否则的话先不说这三个小女生会不会听,如果要是听了,肯定会造成很大的压力,如果不听的话,说了也是白说。

“还是我想办法吧。”老赵在心中暗想着,得想个办法给那小子点苦头吃了。

但是想给那小子找麻烦,还得麻烦铁子,也不知道铁子现在还认不认识自己,老赵一边想着,一边琢磨着等会儿就给铁子打个电话。

“行了,天也不早了,中午就在我这吃饭吧,我给你们露两手!”老赵看了眼天色,已经过了中午了,这三个小丫头肯定也饿坏了。

“赵叔你要做菜吗?”一听老赵要做菜,刘春春立刻兴奋了起来。

她一脸兴奋的看着老赵,开心的说道:“你教教我怎么做菜好不好!”

“啊?你还是在外面陪她们玩吧,我自己做就行。”老赵愣了一下,不想让刘春春过来捣乱。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话刚出口,李雪跟萧雅便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也想去学一学,嘿嘿!”

两个人说完之后发现自己神同步,忍不住相互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

既然这两个女娃都这么说了,老赵也不好再拒绝,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想学倒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听话,不准乱来!”

“嗯,我们一定听您的话!”刘春春连忙点了点头。

但是老赵听着这话,却忍不住想到了别处,要是你们什么事情都听我的就好了,老赵眼神古怪的看了三个人一眼,说道:“来吧,把外套脱了,别弄到身上脏东西。”

“嗯。”三个人点了点头,脱下外套就跟着老赵进了厨房。

因为三人都只穿着一件外套,脱了外套后就只剩下里面的一件贴身秋衣了,她们的身体发育又极好,透过单薄的秋衣隐隐约约间似乎能看到里面的风景。

一开始老王还能专心的做菜,可很快他的目光就被这三个行走的美景给吸引了,忍不住在三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赵叔,这个应该怎么切啊?”就在这时,李雪抬头看了老赵一眼,疑惑的问道。

原来李雪在切土豆丝,但是一直切不好,老赵笑着走了过去,从后面环着李雪,双手抓着她的小嫩手说道:“来,我教你。”

感受着李雪的小嫩手,那光滑的皮肤,老赵感觉浑身都舒坦的不行,那里忍不住起了反应,他连忙微微撅起了屁股。

鼻尖一缕幽香袭来,老赵忍不住狠狠的嗅了两口,他开始教李雪切土豆,这切土豆丝是有技巧的,如果就这样蛮切,那肯定是切不好,而且还容易伤到手。

老赵一边教李雪切土豆丝,一边指挥着另外两个人干别的事情,正当他一本正经的讲述着如何切土豆丝的时候,忽然发现李雪脸颊红的厉害,他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心中蓦然一惊。

因为太刺激的缘故,老赵那里的反应激烈,即便他微微撅起了屁股,可裤裆还是顶到了李雪,感受着两瓣圆润带来的刺激,老赵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萧雅被他派出去买东西了,此刻老赵心思百转,他眼珠子骨碌一转,对着旁边忙碌的刘春春说道:“春春,你去买袋盐把。”

“哎,行。”刘春春应了一声,从老赵那里接过钱就出门了。

唯独李雪听到这话,脸颊更加通红了起来,,她低着头不敢抬头,而老赵则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来,叔继续教你怎么切土豆丝。”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