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浪女群交的_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2019-09-03 05:58作者:admin

“啥?抢我?抢我干什么?”姜文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楚灵儿彻底被打败了,她顺势在姜文阳的床上一躺,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年纪小,但还是挺有料的,身体半熟不熟,最是诱人。

果然萝莉身轻体柔易推倒,这不都送上门来了。

可惜姜文阳有色心没色胆,情商还不够,楚灵儿觉得有些对牛弹琴的感觉。

“你,你睡我床上做什么?”

“我不管,我就跟你一起睡,你要是敢跑的话我就出去喊,说你非礼我。”楚灵儿狡黠一笑,做出一个妩媚诱惑的姿势,“姜大哥你害羞什么?反正我都已经被你摸了,咱两已经授受不亲了,怕什么?

还有,你救了我,我要以身相许。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去,救跟着你了。你那么厉害,好几个小混混都打不过你,我跟着你肯定很安全,而且你还会医术,我生病了连医院都不用去了呢。”

楚灵儿娇蛮的耍赖,是赖上姜文阳了。

楚灵儿小小年纪就差点被人强女干,险些被害死,心里难免会害怕没安全感,想要找个可以相信和依靠的人。

而救了她一命的姜文阳自然是不二的选择了。

而且姜文阳长相也算是帅气,人有老实还厉害,情窦初开,又单纯的楚灵儿喜欢上他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听完楚灵儿的话,姜文阳打消了夺门而出的念头,真要是被这小妮子吼一嗓子,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脸色一苦,姜文阳问道:“灵儿,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家里人呢?你看外面多危险啊,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回家好好的读书,听爸爸妈妈的话呗。

再说,你看我只是一个穷苦潦倒又没本事的民工而已。要不是兰姐收留我都快要睡大街去了。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可是连我自己都养不起啊,更何况你了。”

笑话,小丫头一看就是个有钱人的孩子,姜文阳就算不认识他穿的是什么名牌,但也知道一定很贵。

他自己过了今晚,明天的饭在哪里都不知道呢。怎么养得起一个大小姐?

还有,带着这个小丫头,被人家的家长找来了,告自己是怪带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怪蜀黍岂不麻烦?

“哼,我才不回去呢?”楚灵儿盯着姜文阳,笑的很得意,“姜大哥你休想甩下我,我跟定你了,我说了要以身相许的。还有,我才用不着你养呢。我包养你怎么样?一辈子都可以啊。”

“呵呵……”无奈的笑笑,姜文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小丫头伶牙俐齿的说不过啊。

老脸涨得通红,姜文阳是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一个小丫头叫嚣着包养,逼得跟个犯罪的孩子一样,站在这里尴尬的不成。

他想起了小时候调皮掀女孩子裙子的事情,当时他也是这样尴尬的被罚站。

原本姜文阳是打算搬几年砖回家盖房子、娶媳妇儿,可没想到刚来城里一个月,生活就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计划了。

这一个月,比他过去二十多年还要波澜起伏的多。

“来嘛,姜大哥睡觉了。”楚灵儿咯咯娇笑着,玉手一招,说不出的诱人。

姜文阳一呆,连忙摇头:“不不不,你睡床,我睡沙发或者打地铺也行。这样你就不害怕了吧?”

“不行,快点过来睡床上。不然我叫了。”楚灵儿威胁道。

这一招果然无往而不利,姜文阳抱着被单,踩蚂蚁一样的挪着碎步子走来。

伸出一只手,楚灵儿把姜文阳拉了过来,挂在他的脖子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害羞呢?真是的。”

姜文阳发誓,接下来两人就是睡觉这么简单,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只不过,楚灵儿倒是睡的很香,可苦了姜文阳了。

楚灵儿的小手在姜文阳身上乱摸,她整个人都快贴上姜文阳了,女孩儿柔软的身体触感绝佳,美妙的叫人快灵魂出窍了。

搞得姜文阳全身燥热,气血上涌,根本没有半点儿睡意。

“妈妈,爸爸对不起……啊,滚开,不要过来……姜大哥救命……”楚灵儿突然做起噩梦了,哭喊个不停,满头的虚汗。

她一定是吓坏了,真是个小孩子。

姜文阳翻身过来,拿出纸巾给楚灵儿擦汗,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哄楚灵儿睡觉。

他的目光被楚灵儿的的红唇吸引住了,他心脏砰砰乱跳,半晌才鼓起勇气,亲了一口——楚灵儿的额头。

翌日清晨,姜文阳被一声尖叫吓醒来了,一同醒来的还有楚灵儿。

石头脸色很精彩,他指着两人,结结巴巴的说不完话来。“你,你,你们……阳,阳子,这,这怎么,一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昨晚我跟姜大哥一起睡的啊。”楚灵儿揉着眼睛说道,嘴角有一丝狡黠的笑容。

她是故意说的模棱两可的,目的就是引导石头等人的想法,让他认为她们两个有什么。

其实一般人看到两人都睡在一起了,根本不用引导就会认为有什么的。

“石头,你不要误会。我们真的没什么的。”姜文阳连忙解释,企图起身和楚灵儿撇开关系。

但楚灵儿就跟树袋熊一样的挂在他身上,根本不松手。

“没关系?你骗谁呢?你们都睡一块了。”石头合住嘴巴,换上一副我懂得的表情,“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跟小花说的。我懂得,我百分之两百的支持你们在一起。”

以石头的性子自然是乐得看姜文阳和楚灵儿在一块儿的。

他是个人精,自然看得出来楚灵儿身份不一般。兄弟攀上高枝了,只有这么轻轻一拉,他不也就起来了么。

当民工,搬砖的哭可不是好受的,石头一个月来深有感触。

“小花是谁?”楚灵儿鄙视着姜文阳,让姜文阳一阵心虚,尽管他并没有坐什么亏心事儿。

或许,无论是那个一个女人,对于威胁自己地位的其他女人,都有一种类似于野兽般敏感和警惕吧。

瞪了石头一眼,“你这个大嘴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小花啊,是阳子,就是你姜大哥的青梅竹马,两人两小无猜,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石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添油加醋的说道。

“什么?她在那里?”楚灵儿一副认真捍卫自己地位阳子,像一只发怒的小花猫。

“你别听他胡说……”姜文阳解释了半天,楚灵儿闹够了才笑起来了。

吃过早饭,三人一合计,既然姜文阳变得这么厉害了,就去找肥猪工头算账,至少要把干了快一个月的工钱要回来。

那可都是血汗钱啊。

姜文阳也举双手赞同,那个肥猪刻薄、毒辣,不到一个月都扣了他几百块的工钱了,还打了他,抢了他们的钱,这笔账非得好好算算不可。

三个打定注意刚要走,就被兰姐拦住了,兰姐拿出五千块递了过去,“这点儿钱姜兄弟你手下,这是兰姐的一点儿心意,不要嫌少啊。”

“兰姐你这是做什么呢?这钱我可不能收。”姜文阳连忙推辞。

楚灵儿也一脸警惕的说:“对啊,文阳哥哥没钱我会给他的。就不劳兰姐你费心了。”

兰姐一阵尴尬,她也听说了姜文阳和这个小姑娘在一起了。

石头和冬瓜眼中一亮,他一个箭步将兰姐手里的钱手下,姜文阳都来不及阻拦。

“阳子,这是兰姐的一片心意。你不收的话,岂不是不近人情了?再说,你看看我们身上的衣服,昨天都被那几个混蛋弄得狼狈不堪了,我们不得去置办点行头么?”

冬瓜见此,劝道:“就当是我们借兰姐的不成么?等我们要回了我们的钱,就还给兰姐不就行了?我们去讨工钱,不得穿好点怎么行?不能让那个狗仗人势的杂碎看扁了不是?”

姜文阳只好答应,兰姐吩咐他们晚上回来住。

等出了门姜文阳回头一看楚灵儿尾巴一样的跟着,不由担心的劝阻道:“灵儿,我们这次去是要工钱,而且还会打架,你过去我照顾不到你,你受伤了怎么办?听我的话,你就待在这里等我们好了。”

楚灵儿脸上也有些犹豫,片刻后他咬了咬牙,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晃了晃,“文阳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你们打架的时候我就躲起来。再说,工地很远,还要去买衣服,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吧。”

姜文阳想要坚持,但是架不住三人软磨硬泡。

令三人惊讶的是楚灵儿的车竟然不是小跑这类的,而是一辆非常霸气的悍马,就像一头钢铁猛兽一样。

三人有些心虚不敢坐车,楚灵儿再三保证不是所有的女司机都是女司机后,几人才去了商场。

商城里楚灵儿兴冲冲的跑出去,不久后给姜文阳买了一套黑色的阿玛尼的手工西服,并且骗姜文阳很便宜,姜文阳才穿上。

果然人靠衣装,姜文阳穿了显得高大挺拔,笔挺殷俊,俨然一副上流人物的架势。只不过他穿不惯,老是有些小动作,破坏了美感。

所有人焕然一新,不知道的人绝对看不出来他们三人是民工。

随即,楚灵儿载着他们去郊区的工地,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少,楚灵儿也越开越嗨了。

就在车速飚上了150的时候,身后一阵警笛响起,旁边一辆闪着红蓝灯的警车呼啸着冲到了前面,然后拦在保时捷前面,慢慢降低了车速。

“完了完了,姜文阳哥哥怎么办,警察要来抓我了,我可没有驾驶证!”乐灵儿的脸都白了:“要是被警察抓住,发现我没有驾驶证,肯定要通知我家里的。”

晕,你没驾驶证还敢开车?

姜文阳顿时大汗,傻了。

被警车别停后,乐灵儿把车靠着一个花坛停下,随后眼珠一转,道:“文阳哥哥,这次你帮我顶罪好不好,我不想被警察抓回家!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一定好好感谢你的!”

说完,这丫头居然一猫腰,拉开车门迅速溜了出去,然后绕到车尾躲进了花坛里面。

“唉唉,你……”三人急忙喊,一个个满头黑线。

看着乐灵儿灵活的身影,姜文阳顿时瞠目结舌,他跳出来刚要喊楚灵儿,前面的警察就过来了。

“严重超速,涉嫌危险驾驶,把驾驶证交出来!”

冷冽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是一张英姿飒爽又很熟悉的精致面庞。

“又是你?”

苏雪的眼神顿时更冷了,没想到,被自己撞上的超速车主,居然是昨天那个嚣张的混蛋。他不是个民工么?怎么开这么贵的车?

刚才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蹿了出去……

嘿嘿,苏雪坏笑了起来,这可是个好机会。

石头他们也下了车,他们也很是意外,暗暗嘀咕着冤家路窄。

eVFsOGFLdUdSSU1UZFJ6aS8xanFhWTVUd3EyZThqMWhHaG5KbmN2UWdMZ2pxSk9PcVNsKzd3PT0.jpg

石头嘿嘿一笑凑了上来,套起了近乎:“那啥,苏警官,又见面了啊,我们……”

“一边去,休想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们很熟么?”苏雪脸色一般,呛了石头一口。

真是现世报啊,昨晚上姜文阳让人家丢脸,今儿个就载人家手里了,这还能有好?

姜文阳仔细打量了苏雪几眼,突然开口道:“看你两眼发黑,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失眠了,我都说你月经不调的毛病要尽快治疗了,咋就不听劝呢。”

闻言,苏雪一下就火了,还拿月经不调的说事儿,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混蛋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

还有,昨晚她确实被痛经折磨的要死要活,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一整个晚上,最后连吞了好几颗止痛片,这才硬挺着去上班。

这个一本正经的混蛋,说的这么轻松,根本就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啊。

她这个月经不调的毛病,要是能治,还用拖到现在吗?早就去想办法治疗了好不好?

盯着姜文阳,苏雪咬牙冷声道:“你给我闭嘴!马上把驾驶证给我交出来!”

“驾驶证?这个,我说司机不是我,你信不信?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的。”姜文阳一指两人,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不对啊,你是管治安还是刑侦来着?交通这块儿,没你什么事儿吧?”

“我是警察,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能管!”苏雪冷喝一声,就要来抓人。

“等等,你不是交警,你越权抓人,你违规操作,你知法犯法!”姜文阳立马就急了,他有个屁的驾照啊,连车都没摸过。

今天,要是被铐走,这事算是说不清楚了。

亏姜文阳还气势汹汹的去准备讨回公道呢。

见姜文阳被自己抓住小辫子,苏雪却得意起来:“我昨天说了,让你别犯到我手上,这可是你自找的!”

说完,她直接掏出手铐,就往姜文阳手腕上砸去。

姜文阳一急,一躲让苏雪砸了个空,自己却一把拉开车门往里钻。

刚才看乐灵儿开车,他已经差不多学会了怎么驾驶了。

他打算开车跑路,苏雪应该不会为难石头、冬瓜他们两个的。

可他半个身子刚钻进车里,后面的苏雪又一次扑了上来,这回女警察干脆抓起手铐就往车窗玻璃上砸:“王八蛋,你还想跑?看我不砸了你的破车!”

靠!

姜文阳心中咯噔一下,这车可不是自己的,要是被苏雪砸了,回头怎么给楚灵儿交代?没时间思考,他赶紧张开双手,拦在了苏雪面前。

结果……

只听“咔嚓”一声,手铐就砸在了他的手腕上,苏雪嗤声冷笑起来:“自不量力!”

晕晕晕!

被苏雪铐住,姜文阳险些没一头撞死在车门上,自己咋就这么笨呢?这么容易就相信别人的话?

“这下子你又多了一条罪名了,拒捕。你乖乖的跟我回警局吧。”

不等姜文阳捶胸顿足,苏雪将手铐狠狠一扯,想要把姜文阳扯出来。可恰恰姜文阳抬脚正要下车,被她一拉,一脚踏空后直接朝前扑倒过来。

“你干什么?混蛋。”

苏雪一声惊呼,脸上现出惊容,刚要躲闪就被姜文阳撞到在了地上。

“扑通”一下,两人手脚相拥,纠缠着摔倒了地上。

石头和冬瓜两个人都不敢看了,他们不敢相信这是老实巴交的姜文阳能干出来的事儿,两人皆一脸的怪异。

这下完了,谁都别想有好了,姜文阳这混蛋连女警察都敢调戏,我们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个损友呢?

姜文阳在上,半点事儿都没有,而且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摔在了一张又香又软又弹的蹦床上面,格外的舒适惬意。

尤其是面部,简直太舒服了,咋就这么有弹性呢?

心里诧异着,姜文阳伸出那只没被拷住的手捏了捏,想知道那是什么。

下一刻他的手僵住了,这不是……

他是过瘾了,可苏雪清醒过来以后却红了眼,看着还赖在自己胸口,一只手还在捏的姜文阳,她眼中寒气直冒:“王八蛋,你干什么呢!我杀了你。”

咬碎了一口银牙,苏雪抽出一只拳头,直接往姜文阳脑袋上砸下去。

“啊!”

姜文阳捂着脑袋,惨叫着抬起了头,这才发现自己压在苏雪的胸口上,而之前捏的真就是……我说,怎么感觉手感这么好呢。

完了,死定了,我做了什么?

他赶紧抬起头,一边躲闪对方暴风骤雨般的粉拳,一边傻着眼解释:“这个真不能怪我,是你自己把我往外拉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压住你的胸……”

“王八蛋,还不给我闭嘴!”

见姜文阳一副无辜的模样,苏雪简直快要气炸了,本就高耸的胸脯更是剧烈起伏个不停,伸手便向腰间摸去:“老娘今天要毙了你!”

晕,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姜文阳吓了一跳,也顾不上躲避苏雪的拳头了,赶紧伸手箍住了女警的雪白皓腕:“冷静,千万要冷静!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我冷静你个头!混蛋,你还想袭警不成?给我放开!”

“等等,你先别生气,不然要出大事了!”

“你个王八蛋,还敢吓唬我!”

“我才没心情吓唬你,你再妄动肝火,月经不调的老毛病可就要彻底发作了。”姜文阳耸耸肩膀,此时他正捏着苏雪的脉门,对女警的情况了然于胸。

“胡说八道,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不敢动手了?”

苏雪彻底怒了,近乎暴走般挣扎起来,另一只没被抓着的手松开手铐,就要朝姜文阳的脑袋招呼。

可拳头才砸到一半,她的脸上忽然血色全无,紧皱着两道秀眉,弯腰就蜷缩在了地上。

病情加重了。

姜文阳叹了口气,不忍道:“说了让你别乱动,非不听,这下出事了吧?”

他刚要出手替苏雪止痛,忽然间,又是两辆警察呼啸而来。

车子停在路边,几个警察冲了下来,枪口直接对准了姜文阳:“哪儿来的混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敢袭警!”

这明明是警察袭击我,怎么到头来,变成了我袭警呢?

姜文阳心里使劲儿叹着气,赶紧举着手跳到了一边,喊道:“别误会,我看到这位警官倒地不起,好像是生病了,想看看而已,我没有袭警!”

苏雪弯腰半蹲起来,快被姜文阳给气死了。

这个王八蛋,现在居然还来装好人?

可她这会儿实在是痛的受不了,连呻吟都出不了声,哪有力气去揭穿姜文阳的谎话。

过来的几个警察显然也认识苏雪,明白自家上司的情况,赶紧回头大吼:“把车开过来,送苏队去医院!”

苏雪还想挣扎,指着姜文阳要说什么,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非但如此,眼看着她的身体也开始疼得打起了颤儿,脸上一片煞白,俏生生的额头上遍是冷汗。

几个警察一边安慰她,一边制止了她说话的举动,就把苏雪往车上抬。

姜文阳放心不下跟在后面,瞧了眼苏雪,又默默计算了一下最近医院的距离后,唉声叹气道:“这个,苏警官,就算你一路警车开道,去最近的医院也得十多分钟呢!可你现在宫寒失调,又被肝火下侵,已经是血寒而脉燥,属于不克不化气血两衰,随时都会引发不孕之症。”

“你……”

见苏雪连开口都很艰难的模样,姜文阳摇摇头:“你都这个样子了,我不会夸大病情吓唬你的。”

“那我该如何是好?”

苏雪忍着巨大的疼痛低声问道,她虽然一直都以冷面警官的形象出现,但到底还是个年轻女孩,听了姜文阳的说辞,终究还是害怕起来。

不孕,这可是一个女人无法承受的疾病!

姜文阳耸耸肩膀,看向其他警察:“我是医生,本来下车就是要给苏警官治疗的,你们看她这样子……”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但一瞧苏雪的模样,显然不能再拖了,于是赶紧道:“那就麻烦小兄弟了!”

石头和冬瓜在一旁听得脸色煞白,魂飞天外。

姜文阳这个混蛋,是不是失心疯了?怎么什么牛都敢吹?真当自己是老中医啊,这下都骗上警官了。

两人交流了一个眼神,准备找机会开溜。

“你们是干什么呢?”不明所以的警察见两个人形色紧张,警惕的问道。

“没,我们是跟他一起的。救人我们也帮不上忙,我们去那边透透气。”石头眼珠子一转解释道。

阳子啊阳子,你自己要作死,可不要怪我们不管你啊。

哥们先溜了,否则你进去了,连个捞你、看你的人都没有。

警察再没有管,两人乘机一溜烟,顺着楚灵儿走的方向跑了。

顾不上两人,关上车门,姜文阳上下打量了苏雪两眼,道:“你的情况不妙,现在也只能凑合着赶紧治疗一下了。先转身,把衣服拉上去。”

“还要拉衣服?你想干嘛?”苏雪一听这话,又犹豫起来。

“给你治病啊,还能干嘛?爱信不信,不治我就走了。”

被人质疑,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感觉可不好受。

姜文阳一脸无语地摆摆手,扭身就要开门下车:“别把自己当成宝贝一样,以为是个男人就要占你便宜,我是那样的人吗?”

“王八蛋,那刚才是谁……”

苏雪本来想说“刚才是袭我的胸”,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恼羞成怒之下,一把掏出了配枪,顶在姜文阳脑门上:“哼,我就算一枪崩了你,也可以说是你意图不轨,想要袭警施暴,你信不信!”

先是被姜文阳袭胸,现在又见他对自己如此不以为然,是个女人就受不了。

更别说,苏雪平时还受惯了追捧。

然而被枪口指着的姜文阳,此时却丝毫不见慌乱。

他微微撇嘴:“行了苏警官,别动不动就拿着空枪乱指人,里面又没子弹。”

“你怎么知道!”苏雪一下就愣了。

“废话,枪伤没有凶兆?我当然看得出来。”话说出口,就连他自己都诧异是怎么看出来没有凶兆的。

可苏雪却听岔了意思,误以为是那个“胸罩”。

顿时,她脸上的羞恼更盛,可就在这时,小腹位置又是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袭来,让她一下子捂着肚子弯下了腰。感觉自己的确撑不下去了,她只好咬牙转身,带着一丝羞耻感紧张兮兮地慢慢把衣服拉了起来。

“要是被我知道你是在骗我……”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嘴硬。”姜文阳无语地打断了她,抬手又把苏雪的衣服往上扯了一下。

洁白无瑕,细腻温润,尤其是那细细的衣带印子,更让姜文阳这种自诩不是那样的人也浮想联翩起来。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