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邻居巨乳正在播放_在厨房边做饭边啪小说

2019-09-03 05:47作者:admin

“谁?”

听到墙外的声音毛莹立马就喊了一声,这丫头也真有尿,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就往门口走。也是她霸道惯了,在这下河村她还从来都没怕过谁。

听到毛莹的声音向涛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撒开腿就跑。等毛莹打开大门的时候向涛已经跑出来老远,毛莹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不断的奔跑。

“背影看着有些眼熟,是谁呢?”

想了一会儿毛莹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转身又回了院子。没想到自己洗澡会被人偷看,毛莹也没什么心情再洗了,擦了擦身子就进屋了。

一口气跑到了家里,向涛打开门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让二丫蛋子发现自己偷看她洗澡,那肯定得跟自己没完,搞不好会抓自己一脸花。

喘了半天的粗气,向涛才缓过来,一想到毛莹向涛又是一阵兴奋。

“不知道那小妞会是个啥滋味,真想试试。”

在心里暗笑了几声向涛便躺在床上睡觉,虽然不困,不过实在是无事可做,也只能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向涛早早的起了床,先给山羊弄了些草料,又给大黑弄了些吃的,向涛从仓房里拿了两只野山鸡直奔村长家走去。

村长家今天请客,反正也得去,晚去不如早去,能给村长留个好印象不说,还能先吃点好吃的。

农村请客一般都是在上午九点左右,向涛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有几个老娘们在那忙活饭菜了。

而且锅台上放了一大盆炸好的鸡块,向涛一见就直流口水,上前就拿了几块塞进嘴里。

“向愣子你干嘛呢,谁让你吃东西的?”

鸡块还没嚼几口,向涛就听到了毛莹的声音。向愣子是毛莹给向涛起的外号,小时候向涛是有些发愣。

半年没见,这丫头长的更水灵了。毛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把她那本来就高耸的胸部衬托的更加耸立。

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把她那对修长的大腿紧紧裹住,向涛一看就有了反应,急忙装作咳嗽弯下身子掩饰尴尬,生怕让二丫蛋子看见。

“哎呀小莹,来者是客,涛子不就是吃点东西吗,你看你。”

白秀萍一见向涛手里拎着两只野山鸡顿时就笑的合不拢嘴,随份子还送野味儿,这小子可真会做人。

以后得多在她家那口面前说说向涛的好话,上面要是有啥好政策的话也得可着他先来。

“婶子,这是给你家二丫拿的野味儿,我昨晚刚打的,尝尝鲜。”

将野鸡递给白秀萍,向涛看了一眼毛莹,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背影顿时心里就是一惊。别是昨晚的事情她知道了吧,要不用这眼神看我干啥?

做贼心虚,向涛被毛莹一盯顿时就开始不自然。而毛莹一见向涛那副不自然的样子,心里顿时冷笑了起来。

昨晚虽然没看清那人是谁,不过这背影倒是跟向涛很像。毛莹心想好啊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姑奶奶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

毛莹在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向涛,而向涛则跑到伙房那帮忙去了。他也想通了,自己就来个死不承认,她二丫蛋子再能也不能把自己咋地。

而这时随礼的人也渐渐都来到了村长家里,村长毛大贵见人已经来了不少,也出来招呼,一边给人发烟一边和几个人摆着桌椅,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人到齐就能开饭了,这是村里的规矩。

毛大贵家门口摆了张小桌子,他弟弟毛二贵拿着毛笔像模像样的坐在桌子后面记账。来的人都去他那写礼,有随二十的有随三十的。

下河村是个穷村子,一般家都没啥钱。而且这半年村长家办了好几次事了,谁有那么多钱老随他。

只有孙大棒槌的老婆常桂香随了一张大团结,她家是村里的第一大户,每次到村长家随礼都属她随的最多,谁让她家老爷们能挣钱呢。

孙大棒槌在外面包工程,一年不少赚。常桂香这娘们就在家带孩子,钱啥的也不用操心,养的白白胖胖的。

不过常桂香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长的脸嫩,看上去就跟二十三四似的。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田巧云,说她就是个勾引汉子的骚狐狸。

有一回他家孙大棒槌在村口跟田巧云调情让她看着了,愣是在田巧云家跟她对骂了一下午,吓的她家孙大棒槌都没敢在家住,直接跑回了城里的工地。

也不知道这娘们是有意无意,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一屁股坐在了向涛身边。向涛正在嗑瓜子,见常桂香在自己身边坐下向涛就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让了点地方。

谁知道好心当成驴肝肺,常桂香非但不领情,还不阴不阳的对向涛说了一句。

“哟,你是嫌我胖还是咋地?咋见我就躲呢?是不是姓田的那个騒货挨着你你就不躲了?”

最后一句话常桂香说的声音很轻,也只有向涛能够听清。但向涛一听到那话顿时就吓了一跳,常桂香话里有话,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他和田巧云的事也只能偷着来,万一要是传出去了等刘大嘴回来肯定得和他没完。倒不是向涛怕那个刘大嘴,怎么说也是自己睡了人家老婆,理亏,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嫂子,看你这话说的,我咋能嫌弃你呢,这不是怕挤着你吗。”

嘿嘿笑了两声,向涛朝常桂香身边坐了坐。常桂香见向涛又靠了过来,脸上才露出笑容。

“你昨天跑田巧云家干啥去了?你们在院子里的事我可都看见了。”

常桂香压低了声音对向涛说了句,而向涛一听这话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没想到这娘们真看着了,这要是传出去向涛也就不用在村里混了。

“嫂子,你可别乱说,我啥时候去她家了,我昨天在家睡觉来着。”

向涛说话都有点心虚,常桂香哪能信向涛的话。昨天她路过田巧云家看的清清楚楚,见两个人在院子里乱摸,没一会就进屋子了,傻子都知道他们进屋干啥去了。

“涛子你别多心,嫂子就是想知道你弄了那个騒货没有。那騒货就是欠弄,你要是把她给弄死了嫂子还得感谢你呢。”

说完常桂香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向涛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常桂香和田巧云的事情他也知道,明白这两个人不对口。

1 (7).jpg

不过这娘们也够毒的,居然还让自己弄死田巧云。不就是她家老爷们跟田巧云打情骂俏了一次吗,也不至于这样恨人家呀。

“涛子,听说你很有本钱,是不是真的?那田巧云一定得让你弄的很舒服吧?”

在向涛耳边说了一句,常桂香的一只手就摸在了向涛的大腿上,随后顺着大腿向上,一下就抓在他的裤裆上。

也就是他们是靠墙坐,而且桌子上还有块大桌布,要不然常桂香这么摸向涛肯定得让别人看到。

常桂香家里虽然有钱,不过孙大棒槌也是常年在外面,很少回家,就算是回家和她办事的时候也是草草了事,就跟小学生交功课一样。

这孙大棒槌又快三个月没回家了,她那块地也旱的够呛。昨天看到向涛跟田巧云在院子里互摸的时候她就受不了了,也想见识见识向涛的宝贝。

“涛子,你这也太吓人了吧!”

一边装作悠闲的嗑着瓜子,常桂香心里却是大为震惊,她低声跟向涛说着话,动作不敢太大,生怕被人发现。

向涛舒服的躺靠在椅背上,没想到这个常桂香也跟田巧云一样,是个烂货,没准吃过饭了这娘们就会喊自己跟她去。

在心里意银了一下,向涛又往常桂香的身边靠了靠,两人离的越近就越不容易被人发现。

而常桂香似乎觉得不过瘾,居然把向涛前门的拉链给拉了下来……

“可真是个好家伙。”

常桂香脸红气喘,她家孙大棒槌虽然外号叫的响亮,但却名不符实,都没向涛的一半大。

常桂香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向涛给自己用会是怎样一种感觉。想到这里常桂香几乎不能自已,真想立马试试。

“哎呀,我东西掉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常桂香喊了一声就钻到桌子底下找东西。

向涛吓一跳,感觉自己进了个奇怪的地方,他撩开桌布一看,这娘们可真大胆,那馋样儿就像只饿了许久的野猫,脸上红艳艳的,他瞧着又是好笑又觉得刺激。

昨天破身,今天又有人给吹,向涛心想自己最近是不是交桃花运呐。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给他吹,那感觉可真奇妙,简直跟弄女人的感觉差不多。

“哟,涛子,你这是干嘛呢?要抽风啊?”

就在向涛享受着常桂香服务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向涛都不用看就知道说话的肯定是谢老赖,整个村子也只有他才会挤兑向涛。

这个谢老赖四十五六岁,由于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特别显老,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人。一脸的褶子不说,头发也有一大半白了。

本来谢老赖的闺女是和向涛定的娃娃亲,向涛他爹一死谢老赖就悔婚了,弄的向涛在村里都抬不起头,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人给他说亲。

在农村,被悔婚的一方是十分丢人的。所以向涛也就恨上了谢老赖,每次见到他也不给他好脸色看,而谢老赖一见到向涛就挤兑他。

按说他是向涛的长辈,不应该这么干。但谢老赖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看向涛不顺眼,每次见他都忍不住要埋汰他一顿。

一进村长家的大门他就看到向涛在那挺直了身子,好像抽风似的,顿时就给了向涛几句。

听到谢老赖的声音,桌子下面的常桂香也停止了动作,快速帮向涛处理妥当,然后钻出来。

“哎呀总算是找到了,这戒指有点大,老往下掉。”

一边往手上戴着戒指常桂香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感觉到嘴角还有口水,常桂香伸出她的小舌在嘴角舔了一下,将口水吸进嘴里。

而向涛一见她这个动作又不行了,这女人实在太会玩了,啥事没干,偏是能让人心痒痒的。要不是在村长家,向涛真想把这娘们按到地上,立刻就把她给办了。

“哟,桂香妹子,你啥时候来的,咋不等大哥跟你一块来呢。”

一看到常桂香谢老赖顿时两眼放光,一屁股就坐在了常桂香的身边。谢老赖的婆娘早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家本来就穷,又带着个孩子,根本就续不上媳妇。

这些年谢老赖一直在打光棍,他早就看上常桂香了,趁孙大棒槌不在家的时候他半夜经常趴常桂香家的窗户。

见常桂香在这里,他哪能不往前凑。而且还离常桂香十分近,两个人都快挨到一块了。

“等你干啥?你能帮我随礼呀?”

没好气的冲着谢老赖说了一句,常桂香往向涛这边挪了挪。本来她离向涛就很近,这一挪没挪稳,一下靠到了向涛的身上。

“嫂子你小心点,这是躲狗咋的,咋这么急呢。”

扶稳常桂香,向涛笑呵呵的朝她说道。而谢老赖一听到向涛指桑骂槐,当时就急了。

“小王八蛋,你特么的骂谁是狗?”

谢老赖的声音很大,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全将目光转向了向涛这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搭茬我就骂谁。”

对于这个谢老赖向涛也恨的够呛,所以向涛嘴上也不饶人,一点都没对谢老赖客气。

“麻痹的小B崽子,你敢骂我,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在常桂香面前掉了面子,这人谢老赖十分气愤,不然他也不会骂的这么狠。而向涛一听到谢老赖居然骂他母亲,也从凳子上站起,伸手就要揍那家伙。

“你们俩这是干啥?还真要打呀?”

见两人真要动手,常桂香急忙从中间站了起来,把两人给隔开,而毛大贵见向涛又和谢老赖掐架也急忙走过来当和事老。

毕竟都是到他这来随礼的,毛大贵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其实他心里倒是喜欢向涛,这小子不仅随了五十块钱的礼,而且还送了两只野鸡。

两样加在一块都不止一百块钱,他哪能不偏向向涛。不过不能在明面上向着他,要不肯定得让人说三道四。

劝了两人一阵毛大贵就回到他那桌,和村里的干部长辈说话。而向涛和谢老赖都气呼呼的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坐到凳子上。

“我说谢老赖,你都奔五十的人了,咋还和晚辈一般见识呢。”

虽然谢老赖刚才管常桂香叫妹子,但实际上常桂香应该管他叫叔的。两个人经常开玩笑,开来开去辈分就变了,一个从叔变成了哥,另一个则从侄女变成了妹子。

见常桂香居然向着向涛说话,谢老赖就更加来气了,“哼”了一声,对常桂香说道:“他就是恨我不把闺女许给他,我谢老赖是什么人,能把闺女许给一个穷鬼?真是笑话。”

这谢老赖一说话就让人感觉十分刺耳,不光是向涛,周围的人听着都很不舒服。

“哟呵,感情你谢老赖是有钱人?苞米糊糊都喝不上流了,还在这装屁呢。”

向涛的嘴也不白给,谢老赖那边话音刚落,他这边就顶了回去。不过这次谢老赖倒是没有跳脚大骂,只是嘿嘿笑了一下,说道:“我是穷,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把闺女许给你,我可不想让她跟你受一辈子的穷,我还等着享我闺女的福呢。”

“你就知道我一辈子都这么穷?说不定我哪天就发达了,成了有钱人,到时候你谢老赖就后悔去吧。”

听着谢老赖的话向涛心里很不是滋味,谢老赖的日子过的还不如他,却依然瞧不起他,这让向涛心头有些堵的慌。

“啥,你能成有钱人?”

听到向涛的话谢老赖哈哈大笑,随即便大声说道:“你要是能变成有钱人,那我谢老赖就给你舔鞋底,然后再跪下来叫你爷爷,你看怎么样?”

“好,谢老赖,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向涛今天也把话放这,两年之内,我一定会成为村里的第一大户,你就等着管我叫爷爷吧。”

向涛一拍桌子,从凳子上站起,斩钉截铁的对谢老赖说道。而谢老赖则又笑了起来,冲着周围坐的人说道:“我谢老赖说话算数,乡亲们都在这听着呢,你要是两年内能成为村里第一大户,我不仅给你舔鞋底叫爷爷,我还把我闺女嫁给你。”

“好,一言为定,我要是做不了第一大户,我就管你叫祖宗。”

又拍了下桌子,向涛连饭都没吃就走了出去。这个谢老赖实在可恶,不仅悔婚还这么挤兑他。

但一出村长家的大门,一阵风就刮了过来,向涛也清醒了不少,暗怪自己刚才把话说的太满。

两年之内成为村里的第一大户,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看来以后就得多上山打猎,然后拿到乡里去卖,也只能这样了。

晃了晃脑袋,向涛朝自己家走去。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那他就得干出个人样来,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多打点东西。

一觉睡到天全黑了向涛才起了床,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叫上大黑准备进山。野兽一般都喜欢在晚上活动,白天大多都趴在窝里。

所以向涛一直都是晚上行动,白天基本上不是四处乱晃就是在家里睡觉。

从村里进山只有一条路,向涛走到村口,忽然从草垛一边跳出一个人,把向涛吓了一跳。

定眼一看,原来是村长家的二丫蛋子。

此时大黑已经跑出去老远,都看不着影了。向涛一见是毛莹,顿时就有些心虚。上午毛莹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向涛怀疑她有可能猜到了是自己偷看她洗澡。

一想到毛莹那玲珑有型的身体向涛顿时就又了反应,两只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毛莹那鼓鼓。

“你往哪看呢,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跟挖出来。说,昨晚偷看我洗澡的是不是你?”

见向涛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毛莹作势浴打。向涛急忙退了几步,打小就被这个二丫蛋子欺负,向涛不知道怎么的,一见到她心里就有些发颤。

“我可没有,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反正没被抓到现行,向涛干脆就来个死不认账。没有证据,就算二丫蛋子怀疑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呀,还狡辩,肯定是你,你一跑起来就有罗圈腿,不是你是谁。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拧掉你的耳朵。”

说着毛莹就要抓向涛的耳朵,向涛急忙躲闪,一边躲一边说道:“你凭啥说是我偷看的,谢老赖也是罗圈腿,没准是他看的呢。”

抓了几下也没抓到向涛,毛莹也不追了,掐着腰站在那里看着向涛。向涛见她不追了,也停了下来,站在几米以外,只要毛莹还想动手,他第一时间就能躲开。

“肯定是你,我不会看错。”

顿了一下,毛莹又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能带我进山看你打猎我就饶了你,要不然我非告诉我爹不可,看你以后还能不能领到低保。”

毛莹这话起了作用,那低保虽然不多,但毕竟每个月都有进账,省着点都够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过打猎可不是玩,是有危险的,要是遇到熊瞎子一类的东西向涛倒能脱身,可这个二丫蛋子就可能会有危险。

“山里面不仅有狼,而且还有熊瞎子,万一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村长交代呀。”

向涛是真不想带她进山,而毛莹一听向涛不愿意,她那一对杏眼顿时就瞪了起来,指着向涛说道:“向愣子,你要是敢不带我去,我就告诉我爹说你强坚我?”

“啥?我强坚你?”

这娘们可真麻烦,向涛是真惹不起。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涛也只能让毛莹跟着。而毛莹见向涛同意,顿时就又蹦又跳的。

她对打猎十分好奇,早就想让向涛带着她进山了。她爹妈下午的时候进城去她姑姑家了,晚上回不来,她这才跑到村口这堵向涛,让他带着自己一块打猎。

走了十几分钟,两个人渐渐走进了山里。这时从前方传来一声狗叫,大黑从山上跑了下来,嘴里还叼了一只兔子。

毛莹一见到兔子顿时就十分兴奋,大黑是捕猎的老手,虽然兔子在它的嘴里却没有受伤。它也认识毛莹,倒没反对她从嘴里把兔子拿走。

向涛笑呵呵的拍了拍大黑的脑袋,吹了声口哨,两人一口就往山里面走去。

这山林子很迷,里面兔子獐子什么的有不少。偶尔经过一处草丛,就会有小动物从里面跳出来。

毛莹不仅不怕,而且还十分兴奋。一见到小动物就大喊大叫,搞的向涛心烦意乱。夜晚是捕猎的好时候,也是肉食动物猎食的好时候。

像二丫蛋子这么乱叫,很容易招来大型的肉食动物,要是把熊瞎子给招来了,那向涛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毛莹。

“别再叫了,你想把狼招来呀?”

见一个小动物从草丛里跑出来,毛莹又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向涛顿时就按住了她的嘴,已经进到山里了,可不能让她在这么大呼小叫的。

“哎呀你想憋死我呀?”

挣开向涛的手,毛莹不断的喘着粗气。而向涛则是一脸严肃的看向毛莹,黑着脸说道:“我跟你说,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叫,要不然很容易招来大型动物,到时候咱们连命都得扔这。要是不听我的话你就回去,省的在这惹麻烦。”

自从认识向涛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毛莹心里一阵不爽,顿时揪住向涛的耳朵。

“向愣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找死呀。”

“不想在这就滚回去,别特么的再乱叫了。”

一把打开毛莹的手,向涛骂了一句。他现在是真后悔带这个丫头进山了,要是再任由她这样,那今晚也就不用打猎了。

见向涛凶相毕露,毛莹吓了一跳,不敢再用手揪他的耳朵,也不敢大喊大叫了。刚才向涛的身上透出一股杀气,毛莹甚至以为向涛会杀了她。

骂完了毛莹向涛便不再说话,这时大黑的叫声从前面传来,向涛一听顿时就摘下弩箭像前面跑去。

他和大黑配合了这么久,能够分辨出它叫声的含义。大黑叫的很急,明显是遇到大家伙了。

一路疾跑,向涛跑到一处小山丘,见大黑正跟一头野猪在对持。那野猪的体型不小,比大黑还要壮实。向涛一看便是一脸的兴奋,这野猪可是个好东西,不仅皮肉能卖钱,而且它那獠牙可值不少银子呢。

上好钢箭,向涛瞄准野猪的腹部,一按扳机,钢箭顿时就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野猪。

“噗”的一声闷响,钢箭摄进了野猪的腹部,野猪吃痛,顿时就嚎叫了一声,而向涛则不迟疑,从怀中掏出一把钢刀直奔野猪跑去。

见向涛奔着野猪奔去,毛莹顿时又兴奋的叫了起来,完全忘了向涛刚才告诉她的话,迈着一双长腿也向野猪的位置跑去。

此时的向涛眼睛里全是野猪,也无暇顾及毛莹。而那头野猪见向涛奔它跑来,好像是感觉到了危险,拼命的挣扎起身,身上带着钢箭拔腿就跑。

大黑哪能让它如愿,见野猪想要逃跑立刻就跳到了它的前面,拦住了它的去路。而野猪一见前有拦路、后有追兵,顿时就暴怒不已,把头一低,将两颗大獠牙对准大黑,猛的向它撞去。

在后面的向涛见到野猪发狂,顿时朝大黑喊了一声。大黑明白向涛的意思,急忙躲到一边,向涛弯弓搭箭,随即扣动扳机,一只钢箭顿时又飞向野猪,叮在了它的后腿上。

小腹和后腿全都受伤,野猪可能是知道大难临头,也不跑了,喘着粗气朝四周看了一圈。

这时毛莹刚好跑进它的视线之内,野猪见这里面也就毛莹最好欺负,嚎叫了一声就朝毛莹冲去。

本来毛莹已经快跑到近前了,一看野猪奔她冲来顿时就吓的尖叫一声,随后便瘫软到地上,这丫头竟被吓的走不了路了。

“我次奥,你快跑,在那等死呢啊?”

喊了一声向涛也急忙往毛莹那边跑,野猪冲刺的力量跟汽车差不多,要是毛莹被它撞实诚了就算不死也得便植物人。

野猪的身影在毛莹的眼中越来越大,此时的毛莹都忘了叫喊,只是一脸惶恐的看着野猪朝她一点点靠近,好像是完全傻了一般。

“你麻痹。”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