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纪录 > 正文

贞洁美妇沦陷失贞_被日的站不起来

2019-09-03 05:56作者:admin

一听这话段飞吓了一跳,这闲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刘寡妇守寡七八年都没传出什么闲话,要是因为自己把人家的名声给毁了那可就不好了。

再说段飞也没娶媳妇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声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没戏了不等于别的姑娘也跟他没戏,要是传出他和刘寡妇有一腿,那以后他就不用在村里待了。

“行,婶子,我也给你扎,不过你得等我吃完饭的,我这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段飞没办法,只能屈服,别说这田玉芬是村长家的,就她那张四处传闲话的破嘴自己也惹不起。

“我不着急,反正刘福贵去乡上了,今个也回不来,回家也没事干。”说完田玉芬就一屁股坐在段飞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段飞心想这娘们跟自己说这话干啥,莫非村长不在家没人睡她,她想找个人代替村长?

想到这里段飞心里就平静不下来了,稀里糊涂的吃完饭就让田玉芬躺在小床上,顺便关上门,拉上窗帘。“婶子,你也要扎针是不?”

田玉芬点了点头:“对,听说刘寡妇都快死了你都把她给扎活了,那我这小病你一扎不就好了?”段飞点了点头,“扎一下就算不好也差不多了,不过我这针可不白扎,一针五块钱。”

“啥?五块钱?小飞你也太黑了。”田玉芬把脸一拉就要发飙,随即又想到自己还得让人治病呢,不能把他给得罪死了。想到这里又换上一副笑脸:“小飞呀,你也知道婶子家不富裕,你叔工资也不高,还要供着三个孩子呢,你这钱先记着,等年底一块结。而且婶子都跟你叔说了,说让你去村部弄个卫生室,没准过一阵子你就能去村部上班了。”

本来段飞就是逗逗她,也没打算真要钱,一见田玉芬又忽悠他心里蹭的就窜起一股火。不过段飞脸上没表现出来,毕竟她是村长家的婆娘,得罪死了对自己也没啥好处。

“行,婶子既然说了那就先记着,婶子,你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吧,你这得扎全身。”田玉芬一听脸上一红,“啥?全身都的脱干净呀?”

见段飞点头田玉芬只是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即就把自己扒的精光,躺在了小床上面。中午的时候段飞只看到了田玉芬的下身,上身却没看到。

这田玉芬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胸部虽然也不小但都快耷拉到肚脐眼了,跟刘寡妇的那对根本就没法比。不过田玉芬的下身还的比较诱人的,大腿白而修长,段飞感觉此时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不过田玉芬的长相算是上等的,要不然村长也不会选她做老婆。段飞陆陆续续的在田玉芬身上下了几针,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反正田玉芬也不懂。

等到段飞的手移到田玉芬下身的时候田玉芬自动的就敞开了,段飞的手一停,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里面看。

“小飞呀,你再帮婶子看看下面,婶子觉得里面痒的很。”

“娘的,看着这娘们中午让我弄舒服了,现在还想让我弄。”想到这里段飞也不客气,直接摸了上去。

“小飞呀,婶子这里面到底咋回事呀?”田玉芬脸色潮红,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段飞。段飞哪见过女人的这种眼神,心想这田玉芬肯定是个骚娘们,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自己吗。

“没啥大事,我再摸摸,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毛病。”

这阵段飞没穿白大褂,下面的状况早就被田玉芬看在眼里。田玉芬伸手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随即笑道:“呀,小飞,你下面咋鼓起那么大一个包?是不是肿了?用不用婶子帮你看看?”

此时段飞正憋的难受,被田玉芬一摸那东西就更加控制不住了,要不是裤子质量不错段飞估计把裤子都能撑破了。

“这娘们今晚就是为了来勾引我吧?妈的她要不是村长家的娘们就把她给……”段飞手上加劲,这时他还没失去理智,知道碰了村长的女人可能要出大麻烦,所以只用手指过瘾。

“啊……啊……”田玉芬被段飞弄的舒服的叫了两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就把段飞下面抓住了。

“小飞呀,婶子难受,要不你给婶子解解?”田玉芬这话说的已经十分露骨了,摆明了就是勾引段飞。段飞下身被田玉芬抓着也十分受用,喘着粗气问:“咋解呀?”

田玉芬手上加劲,呵呵一笑,“就用这东西解。”“婶子,这不行吧,我咋能跟你做这事呢,要是让村长知道了可不得了。”

“他知道个屁,你以为村里的女人他少睡了?我就是不愿意说他,我让别人睡一次他能咋地?况且他今天又不在家,咋能知道呢?”

说着田玉芬就开始解段飞的腰带,段飞脑袋还算清醒,急忙抓住田玉芬扒自己裤子的手。“婶子,这不行。”

“有啥不行的,你不想去村部弄个卫生室呀?只要我跟你叔一说,这事保准能成。”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段飞就一肚子气。心想这娘们一直拿这事忽悠他和他爹,而且从来都不给药钱,他家刘福贵也是这德行。妈的今天不如就把她给日了,这些年他们俩也占了不少老段家的便宜,今天就算讨回点利息。

“行,那我就帮婶子解解。”想到这里段飞就任由田玉芬将自己的裤子扒掉。

“呀,小飞,没想到你人不大却长了个这么大的家伙,乖乖,比你叔的大多了。”田玉芬不由得一阵激动,一把就将它攥来手里,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了。

“快快,小飞,用你的东西给你婶子解解痒。”田玉芬有些迫不及待,坐起身子就主动凑了上来……

段飞也不客气,直接上马开始了运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歇下阵来。

而田玉芬则软软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好像虚脱的似的,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在段飞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嘻嘻的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把我给弄的死去活来,我这生过三个孩子的都有点吃不住,要是个黄花大姑娘还不得让你弄死。”

田玉芬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段飞说道,穿好了衣服田玉芬走到门口,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小飞呀,我家小秀考上了县重点,明天请酒,你也去,不用随份子。”

得到了满足的田玉芬哼着小歌走了出去,段飞一听她的话顿时脑袋就是一大。小秀是田玉芬的大女儿,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

别说是村长,就算是小老百姓家遇到这事也得庆祝一下,更别说还能收不少的份子钱。段飞虽然年纪不大但早已经通晓人情世故,虽然把田玉芬给睡了但这份子钱还是要出的,要是去白吃白喝那村长刘福贵以后肯定得给他脸子看。

段飞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再让人家瞧不起,于是他决定随份大的,让村长高兴高兴,也不枉自己睡了他家婆娘。

第二天不到晌午段飞就揣了张大团结到了刘福贵家,此时村里已经有不少人都到了,女的都在帮田玉芬忙活,准备酒菜。刘福贵则陪着村里的几个干部在那喝茶,孙老黑也凑在那堆里,咧着嘴和人家聊,好像他也是村干部似的。

“哟,小飞你也来了,快坐。”刘福贵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段飞,笑呵呵的让他坐下。

“呦呵,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还能来随礼,别是来白吃白喝的吧?”孙老黑说话不阴不阳,段飞好像没听着似的,笑呵呵的问他:“叔,你也来了?咋没见二丫呢?你随多少份子?”

孙老黑没说话,伸出巴掌在段飞眼前晃了下,一脸的洋洋得意。“五十,我来村长家还能少随礼吗?”

孙老黑说的没错,五十是不少了,除了村干部一般来的也就随个二十三十的,五十的确是个大数。段飞也没说话,笑呵呵的拿出一张大团结递给刘福贵,“叔,恭喜小秀考上重点,大侄子也随份礼。”

一见段飞掏出一张大团结刘福贵脸上就乐开了花,不过没接钱,“呀,小飞,你看这话咋说的呢,你还是个孩子,咋还能让你随礼呢,你人来了叔就高兴。”

“就是呀小飞,你人来了就行,咋还能让你随礼呢?”一边的田玉芬也凑了过来,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瞪了段飞一眼,段飞也没在意,直接把钱交给一边记账的人。

“叔,你们唠着,我去那边帮着忙活忙活。”

段飞不愿意离孙老黑太近,那人太势力,坐他跟前浑身都不舒服。“行,那你帮着你婶子忙活忙活,等会吃饭到我这桌来。”

刘福贵显然是十分高兴,一边的孙老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小兔崽子,你就装吧,还随了一百的礼钱,过两天你就得喝西北风去。”

侧院一大伙人都在忙活呢,段飞晃悠了一圈感觉自己也帮不上啥忙,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点根烟看着别人忙活。

“小崽子,不是说不用你随礼了吗,你还随了一百,你自己不过日子了?”趁人不注意田玉芬走到段飞跟前小声的对他说,段飞嘿嘿一笑:“婶子,我来都来了还能不随礼呀,再说不是想给你长长脸吗。”

“油嘴滑舌。”田玉芬哼了一声,但显然段飞的话让她十分受用,脸上笑呵呵的跟捡了钱似的。“小飞呀,今早上我听你叔说村里要搞个卫生室,到时候我帮你说说,让你到卫生室上班,工资可不低,一个月一百五呢,都快赶上你叔了。”

“真的?”一听这话段飞来了精神,这可是个不错的活。自从他爹失踪之后来找他看病的人根本就没多少,温饱都解决不了,要不是之前段飞他爹还攒了不少,段飞早就断顿了。

要是能到村里上班那吃喝肯定是不用愁了,而且孙老黑一直说他没能耐,他到了村里也就算半个村干部了,但他孙老黑还敢不敢多嘴多舌。

不过一想到田玉芬这事都说了十几遍了段飞顿时又泄了气,“婶子,你不是逗我玩吧?”

“我逗你干啥?以前我就跟你爹说过这事,跟你也说过,不过那时候没定准,现在定下来了。”田玉芬笑呵呵的看着段飞,“小飞呀,你说我要帮你弄成这事你得咋谢婶子呀?”

田玉芬一脸的媚意,段飞哪能不知道他是啥意思。“婶子,只要这事能成,你想我咋谢你我就咋谢你。”段飞嘿嘿笑了几声,要不是这来来回回老有人走,段飞恨不得现在就把田玉芬推倒好好出溜出溜她。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婶子找你你可别不认账。”说完田玉芬在段飞的裤裆上扫了几眼,扭着大屁股又去忙活去了。

“小飞呀,马上开饭了,来,你到叔这桌来坐。”看样子今天段飞随了一百块钱刘福贵十分高兴,招呼他去他那桌吃饭。

刘福贵那桌都是村干部坐的,段飞哪能没有个眉眼高低,连说不了不了就赶紧往别的桌子上走。段飞刚走几步就看到了刘寡妇,她坐在院子东北角的一张桌子上,正磕瓜子呢。

“婶子,你好点了吗,晚上再到我那去我帮你看看。”段飞找了个话茬就挨着刘寡妇坐了下来,刘寡妇一见是段飞顿时脸上就是一红,随即点了点头:“你也来了小飞,婶子好多了,多亏了你。”

段飞屁股还没坐热呢孙老黑也笑嘻嘻的挤到了刘寡妇另一边坐下,然后又帮刘寡妇抓了把瓜子,说道:“妹子,你啥时候来的我咋没看到你呢?”

“刚来。”刘寡妇答应了一下就不搭理孙老黑,而孙老黑依旧没皮没脸的给刘寡妇抓瓜子,一边的几个老娘们都小声嘀咕他也不在意。

没过多大会就开始上菜,刘寡妇夹了块红烧肉放在段飞碗里,笑呵呵的说:“小飞呀,你多吃点。”

一边的孙老黑见刘寡妇给段飞夹菜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说出来的话也带着酸味儿:“哎呀这小飞也老大不小了,村里的姑娘也没有愿意许给他的。小飞呀,叔有个亲戚在隔壁的小王村,他家有个姑娘挺好,就是心眼不太全,要不叔给你介绍介绍?”

本来一见孙老黑段飞就想换个地方,但别的桌人都满了,段飞挤不进去,也就对付在这吃了。没想到孙老黑就是跟他过不去,没事非要找点事,段飞又不是软柿子,谁想捏都捏一把。

“叔,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你还是操心操心你家二丫吧,别因为你再耽误她嫁人。”段飞意思是就你这人品闺女嫁出去也费劲,而孙老黑好像没听出来似的,呵呵一笑。

“我家二丫可不能找个农村娃,前两天已经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了,人家可是乡卫生院上班,而且他爹还是卫生院的院长。这不,昨天我亲家还让人给我带了两条好烟呢,小飞,要不你也来一根?”

孙老黑从兜里掏出一盒红河,得意的点上一根,看了段飞一眼,根本就没有给他烟的意思。“我还以为多大个官,乡卫生院院长,哼哼。”

“你说啥?多大个官?那可是乡卫生院一把手,是乡里的干部,你个农村娃懂啥。”虽然段飞声音不大但孙老黑听的清清楚楚,顿时就不乐意了。

“那是他爹,又不是他,再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亲家亲家的,要是这事不成你让二丫咋在村里待?”

在小刘村,如果喊了亲家之后两家没成,大多数丢人的都是女方这边,尤其是女孩,肯定得让人说有啥毛病或者作风不好人家不要她了。当然像段飞这种被女方退婚的又另当别论,丢人的是他,而不是孙老黑。

“咋能不成?肯定能成。”孙老黑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你这就是嫉妒,你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就凭你还想娶我家二丫?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就是乡卫生院的吗,哼,早晚我也能进乡里当大夫。”

“啥?就你?进乡卫生院?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孙老黑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孙老黑,你别瞧不起人,不就是乡卫生院吗,早晚我能进去。”段飞气呼呼的说道,而孙老黑一听这话霍地从凳子上站起,使劲的喊了几声。

“大家伙听听,这段飞说要进乡卫生院里当大夫,这可能吗?段飞,大家伙都在这呢,我今天就把话给扔在这,三年之内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当大夫我孙老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有大家伙作证。”

这孙老黑是诚心想给段飞难堪,前两天段飞当着刘寡妇面骂他让他很没面子,虽然当时刘寡妇人事不省。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刘寡妇在一边拉他都没拉住。而刘福贵一看孙老黑跟段飞杠上了急忙走了过来,把孙老黑拉到一边,“我说老黑呀,你跟一个小孩子置啥气呀,走走,到我那桌喝酒去。”

田玉芬也过来拉孙老黑,孙老黑一边被村长拉着一边还骂骂咧咧,说段飞他爹是遭了报应才被下了大狱。段飞一听这话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刘寡妇在一旁劝解,“啪”的一拍桌子。

“孙老黑你他妈给我听着,老子三年之内肯定能进乡卫生院,你他妈就等着给我磕头吧。”

说完段飞就走出了刘福贵家,饭都没吃完。而孙老黑则嘿嘿笑了几声:“就凭你?这辈子你都别想。”

回到家段飞就有些后悔,乡卫生院不是那么好进的,况且自己没钱又没人,这事可真不好办。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那就得努力,要不以后在村里就更没脸见人了。

段飞在把自己藏钱的盒子拿了出来,看里面还有几张老人头,顿时就有了主意。不管怎么说,先进村里的卫生室上班,在村里稳住了脚就有机会往乡里奔。

好不容易等到天快黑了段飞揣着老人头直奔刘福贵家,村里的事基本都是他说的算,村支书很少管事,把他摆平那就没啥问题了。

“哟,小飞呀,你咋来了呢?”随后低声说道:“是不是想婶子的身子了?”

田玉芬只穿了个白色大背心,胸口上下直晃,看得段飞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要不是想着这是在村长家真想现在就把田玉芬给推倒在地,狠狠的弄她几下。

“是呀婶子,俺想你了。”看看四周没人,段飞在田玉芬的胸上摸了一把,把田玉芬摸的咯咯直笑。

“小兔崽子,今天可不行,你叔一会就该回来了,而且孩子也都在家。赶明个我让孩子都去我姐家,咱俩再好好弄弄。昨天让你弄的浑身舒坦,今个一天我都在想你下面这大家伙。”

说着田玉芬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段飞呵呵一笑,“村长不在家呀,我找他还有事呢?”

13-1Q1221424403P.jpg

“他去支书家里喝酒去了,你找他干啥?”随即田玉芬就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村里卫生室的事呀?小飞你放心,婶子答应你了肯定会帮你好好说说的。至于孙老黑那个傻b你别放在心上,他就那样,搭理他干啥。”

“我知道婶子你对我好,但我也得跟村长谈谈不是。既然我叔不在家,那我等会再过来,要不让别人看到咱俩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传出闲话可就不好了。”

段飞又在田玉芬胸上捏了几把,把田玉芬捏的直喘粗气。“小飞你先别走,要不咱俩到后面的柴火垛那弄一下,我被你摸的浑身都不得劲。”

“拉倒吧,这可不保险。”段飞心说这女人一旦发浪还真是胆大如虎,这要是让谁给发现了传到了村长的耳朵里那自己也不用在这小刘村继续待了。

“怕啥?那地方没人去,咱俩速度快点不就完了吗。”说着田玉芬就拉段飞,段飞哪能跟她去呀,抽开手扭头就要走。

“哟,这不是小飞吗?咋这么晚还来我家呀?有事找我?”段飞走到门口正碰见刘福贵要往院子里进,段飞暗叫一声好险,随即脸上便是堆起笑容,“叔,俺找你谈点事,关于村里要成立卫生室的事。”

“哦,消息还挺灵通,行,进屋说吧。”刘福贵叼着烟头晃晃悠悠的往屋里走,显然在村支书家里没少喝。

“来吧小飞,进屋说。”田玉芬也招呼段飞,不过段飞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抬手在段飞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把段飞疼的直咧嘴。

进了屋刘福贵就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段飞一看赶紧给刘福贵倒了杯水。刘福贵一口喝干笑呵呵的看着段飞,“你小子行,挺有眼力见,说吧,是不是你想进村卫生室呀?”

“是呀叔,我想进村里的卫生室,所以这不就找你来了吗。”刘福贵点了点头,随即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小飞呀,叔知道你是好孩子,也知道你现在挺不容易的。但刚才我在村支书家喝酒村支书想要把他侄女给安排进去,我都答应了,你呀,来晚了。”

“啊?”

一听这话段飞顿时就是一愣,没想到村支书的侄女把他的位置给占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连村里的卫生室都进不去就更别说乡卫生院了,没想到自己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我说福贵呀,你看小飞这孩子多好啊,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干脆村支书那边不安排了,让小飞进去。”

一边的田玉芬说话了,她倒是一心的想帮段飞。被田玉芬一打岔段飞顿时就想起来自己还带着钱来的,从兜里把五张大团结拿了出来,塞到刘福贵的手里,说:“叔,你就帮帮我吧,我真想进村里的卫生室,帮帮忙。”

“哎呀小飞,你这是干啥?叔能帮你还能不帮吗?快拿回去。”刘福贵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手却没动,只是把那五百块钱放在了自己腿边。

段飞不明白,可田玉芬一看就知道这事有门。她跟刘福贵结婚都十几年了,知道他把钱放在腿边是啥意思。“福贵,小飞这孩子好,我去他那看病从来就没要过钱,这忙你要是不帮我可跟你没完。”

“你看你这娘们咋还急了,我也没说不帮忙啊。这样吧小飞,等卫生室弄好了你也过来上班,不过不算正式的,但工资和正式的一样,等以后有机会叔再给你转成正式的,你看行不?”

“中,只要能进去就行,那就谢谢叔了。”一听能进卫生室上班段飞十分高兴,管他正式不正式的,反正有工资拿就行。

段飞高高兴兴的出了刘福贵家,没走几步就见田玉芬追了出来,一把拉过他的手把那五百块钱又塞给了他。

“这钱你还是留着过日子吧,等有时间我去找你,你再给我看看病。”说完田玉芬就回了家,段飞握着自己那五百块钱,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

“这算不算是吃软饭呀?”摇了摇头,段飞把钱踹进兜里,一路哼着小歌往家走。走到门口刚掏钥匙,这时从他家门口的大树后面走出个人影,把他吓了一跳。

“谁?”

手一哆嗦,钥匙都掉到了地上,等那黑影一说话段飞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原来躲在树后面的是刘寡妇。

“我来了有一会了,见你不在家就在树后面待了会。”进了屋刘寡妇不好意思的对段飞说,段飞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刘寡妇担心啥。他是怕让人看到她在段飞家门口等段飞,被人说道。

“小飞,婶子想让你帮着看看,看看是不是好了。”刘寡妇声音越来越低,而且脸也红了,好像是想起了昨天在段飞家的情景。

“那行婶子,你把衣服脱了吧。”段飞倒是没啥不好意思的,也不是第一次了,再说他也十分喜欢看刘寡妇,刘寡妇的身子实在是太好看了,比田玉芬好看的多。

略微迟疑了一下刘寡妇走到小床边,慢慢的把衣服脱下来,然后红着脸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段飞一笑,心说这刘寡妇年纪也不小了,咋还这么腼腆呢。

不过刘寡妇越是这样段飞心里就越痒痒,只想着把她衣服全都扒光,然后好好的欣赏一下。

跟昨天一样,段飞将两只手按在刘寡妇的双乳之上,轻轻的揉了起来。刘寡妇一直都闭着眼睛,不过呼吸一点点的急促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

段飞刚破了处,对女人还不了解,要是个老手一看刘寡妇的样子就知道现在她已经开始动情了,是下手的好机会。

在刘寡妇胸口揉了一会段飞在她的小肚子上按了几下,脸色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婶子,你小肚子有点硬,里面好像有东西似的,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

听到段飞的话刘寡妇睁开眼睛,随即点了点头。“前一阵子就感觉肚子不舒服,我也没在意,小飞,这是咋回事呀?”

“没什么事,就是妇科病引起的腹痛,可能是你下面有了炎症,我看看就知道了。”说着段飞就一把抓住刘寡妇的裤腰,刘寡妇的裤子是那中紧腰的裤子,也没系裤腰带。

段飞只是轻轻一拉刘寡妇的裤子就褪下了一点,露出里面粉色的小内裤。

“小飞你干啥,不能脱我裤子。”刘寡妇一急,顿时坐直了身子,伸手就拉裤子。由于他坐的太猛,刘寡妇的胸顿时就撞在了段飞脸上,段飞忍不住用脸蹭了蹭,刘寡妇急忙往后躲。

“婶子你怕啥?我是帮你检查,又不是想做别的,看把你吓的。”段飞说完就要继续扒刘寡妇的裤子,刘寡妇急的都要哭了。

“小飞,不行,婶子不能给你看下面。”刘寡妇双手抓着裤子不放手,段飞也扒不下来。见刘寡妇眼圈已经红了段飞也不敢硬来了,只好放手,对刘寡妇微微一笑。

“不看就不看吧,那我继续帮你按摩。”

“不用了小飞,婶子……回家了。”刘寡妇说完挡开段飞伸过来的手,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段飞不禁有些懊恼,心想自己是太心急了,这刘寡妇不像田玉芬,看来以后也不会来他家让他按摩胸部了。

想到刚才刘寡妇露出的风景段飞不禁又心血澎湃,刘寡妇的肯定比田玉芬的好看,有机会一定得好好看看。

这次村里是真弄了个卫生室,就在村部里空出了个屋子,又弄了两张病床,大夫需要的普通设备也基本齐全,还真像那么回事。

第一次上班难免会让人兴奋,段飞左看看右摸摸,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撩起衣服贴在自己的胸口,听着心跳声。段飞家传的是中医,只号脉,不用这东西,所以他对西医的东西很是好奇。

“你干什么呢?”

段飞正玩的来劲,一个二十来岁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儿走了进来。这女孩儿叫曹梦珍,村支书的侄女,长的倒是不难看,大眼睛小嘴的,皮肤也白,就是有点胖。

“没干啥,玩玩。”段飞把听诊器放在桌上,拉过一个凳子坐下,笑呵呵的看着曹梦珍。“这是我的东西,你只是个临时工,以后别乱动我东西。”

“什么叫你的东西,这都是村里的,你能用我也能用。”段飞心说这小娘们不太好相处,妈的第一天上班就给他脸子看,哪天有机会用自己的大家伙弄弄她,保准让她老老实实的。

“哟,你个小屁孩话还真多,叫你别动就别动,再敢乱动小心姐我收拾你。”段飞一撇嘴,“你多大呀就自称是姐,我可不是小孩,你吓唬不了我。”

“多大?我都二十一了,比你大三岁呢,你个小屁孩。”

看来这曹梦珍来之前已经打听过段飞了,段飞呵呵一笑:“我小,我可不小了,要不让你看看?”曹梦珍一听也来劲了,“好,你让我看,看看你哪不小。”

说归说,但段飞不能真脱了裤子让她看,这大白天的,要是在这把裤子脱了那这曹梦珍还不说他是耍流氓呀。

见段飞光说不做曹梦珍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趴在段飞面前的桌子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你要不敢让我看以后就得叫我姐,听着没?”

虽然穿着件白大褂,不过天气热曹梦珍并没有系扣子。她往桌子上一趴里面的圆领子也耷拉了下来,黑色的胸罩看的一清二楚。可能是她胸罩有点小,罩不住她了,大片春光都露在了胸罩外面,段飞看的双眼发直,下面早就有了反应了。

顺着段飞的眼神曹梦珍一低头,随即发现自己走了光,脸上顿时就红成一片,抬手就在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个针管,站直身子,“好你个小坏蛋,敢偷看我,看我不给你扎一针。”

一见曹梦珍拿起针管,段飞起身就往外跑,也没注意外面有个人正往里走,直接就把那人给撞了个腚墩儿。

“呀,是大贵哥呀,我没注意,你啥时候回来的?”

段飞急忙上前把王大贵给扶起来,这王大贵今年不到三十,在县城打工,段飞没想到他能跑到这里来。

王大贵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也不在意,朝段飞呵呵一笑,“昨晚到家的,听说刘寡妇快死了都让你给治活了,又听说你到村里上班了,我才上这找你让你给看看。”

“咋了大贵哥,你哪不得劲呀?”段飞笑呵呵的看着王大贵,王大贵看了看门口还拿着针管子的曹梦珍,没说话。

“哪不舒服我给你看,你进屋来吧。”曹梦珍放下针管朝王大贵说道,她第一天来这上班也想出出风头,以后好压段飞一头。不过刘寡妇的事情她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相信,段飞才多大呀,哪能有那么厉害的医术?

“兄弟,不瞒你说,我在外面找女人得了病,这病在城里看太贵,看不起,所以才回村里找你给看看。”

等到曹梦珍进了屋王大贵才小声的对段飞说道,段飞一听就明白了,这王大贵肯定是在县城找小姐得了性病了。

“那行,大贵哥你跟我进屋,我给你看看。”

屋里面病床都能用帘子隔开,段飞直接把王大贵领导帘子里面,把帘子拉上,让他把裤子脱掉。

“我说你看个病怎么还鬼鬼祟祟的,再说看病得我看,你个临时工咋能随便给人看病呢。”

一见王大贵只找段飞看曹梦珍有点不乐意了,段飞也没在意,只是说了句“你不方便看”就不再搭理她。曹梦珍一心只想要压段飞一头,哪能听出段飞话里的意思,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

“我有啥不方便……呀!”

话还没说完曹梦珍就又跑了出去,因为王大贵已经把裤子脱了,她进了帘子刚好能看到王大贵的那话儿。

“说了你不方便。”段飞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

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刘寡妇和田玉芬都没找过段飞,段飞知道刘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开刘福贵,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段飞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曹梦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梦珍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

曹梦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飞大三岁,段飞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中午刚吃完饭段飞就问曹梦珍,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曹梦珍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曹梦珍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飞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小刘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而且段飞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梦珍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段飞有他的心思,曹梦珍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梦珍饱满的胸部,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曹梦珍好像也知道段飞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段飞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曹梦珍颠的都差点飞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段飞的腰。

而段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曹梦珍打了段飞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曹梦珍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段飞就往里面挤。有不少人都问曹梦珍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段飞坐在曹梦珍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曹梦珍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梦珍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段飞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曹梦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曹梦珍抓住段飞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段飞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曹梦珍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段飞。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飞把裤裆对准曹梦珍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曹梦珍被段飞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段飞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让曹梦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飞,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曹梦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段飞的两只手,曹梦珍不禁有些迷惑。“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

忽然曹梦珍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

想到这里曹梦珍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梦珍恨恨的想着,后面有东西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飞见曹梦珍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嘿就、嘿就。”这感觉十分刺激,段飞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梦珍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段飞就是一咧嘴,曹梦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曹梦珍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段飞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曹梦珍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段飞,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梦珍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段飞跟着曹梦珍,曹梦珍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曹梦珍才转身又掐了段飞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梦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段飞被曹梦珍追着掐,段飞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曹梦珍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梦珍姐,咱俩处对象吧。”

曹梦珍没想到段飞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段飞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段飞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

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